碧涧羹与精子活力辣糊汤

行走华夏七日,淤土之下,尽是石锛龟甲尚书春秋,沿淮胜迹足以餍眼惊心,只是饮食多生冷,汽车,苦了南人娇弱的肠胃。且走且停到了鹿邑,竟然有自助餐可吃,菜品灿若明霞热气腾腾,且风味与吾乡菜肴略无不同,卷袖舒体而大嚼,肠肥脑满,有三军事后尽开颜之乐。

最喜北人的馒头与辣糊汤。

北地盛产小麦,面粉之优远为南边所不及,光景所钟,北人面食极白极香极筋道,格式又繁富,食之不念大米不起乡愁。最可称奇的,是古宛丘淮阳有空心面,粗细与普通面条无异,中通外直如莲茎,高汤渗入腠理,尤其鲜美。

辣糊汤一名糊辣汤,据传是河南人的发现,为华夏三台甫吃之一,以逍遥镇最为正宗。其汤融淮水、海带丝、面筋、腐竹、千张丝、土豆、冬瓜、萱草花、香芹或芫荽、姜末、葱花、胡椒、花生米、淀粉之类于一锅,既香且糊又辣,如夏秋之季的淮渎之水,气势浩大渺茫,有容乃大。

就馒头烩面韭菜合子喝辣糊汤,吸溜吸溜吸吸溜溜,风扫残云,未到逍遥镇也逍遥,成仙之一秘诀。

安庆也有辣糊汤,昔年求学,母校食堂早餐偶然有售,一毛钱得一大瓷缸,外加肥硕包子馒头两三只,足以疗饥,陌头摊点也到处可见辣糊汤之名。南北菜肴气势气魄滋味不同极大,往往南橘北枳,唯辣糊汤一品几无参差,物既优美价又极廉,为平民所喜。

吾乡岳西无辣糊汤,做汤考究清透本色,很少勾芡,汤中荤素如丘山历历然。譬如芹菜汤,取溪边初生水芹的嫩叶,坐锅加油烧热,以葱花炝锅,加芹叶姜末稍微翻炒,注入清水,添油盐烧开即可,视之青碧可怜。

宋人林洪《山家清供》有碧涧羹一条:

芹,楚葵也,又名水英。有二种:荻芹取根,赤芹取叶与茎,俱可食。二月三月作英时采之,洗净,入汤焯过,取出,以苦酒研芥子,情感,入盐少许,与茴香渍之,可作菹。惟瀹而羹之者,既清而馨,犹碧涧然,故杜甫有“香芹碧涧羹”之句。可能谓芹,微草也,杜甫何取焉而诵咏之不暇?不思野人持此,犹欲以献于君者乎?

昔人斯文大雅,仅定名芹菜汤为碧涧羹即可知,羹名碧涧,一如贩子乞儿一朝超列仙班,如蛹化蝶,再也找不到比这更信更达更雅更妙的词。

辣糊汤雄浑如大江大河,碧涧羹灵秀若小池小溪。

野人献芹,可能野人献曝,当然鄙陋,其好心却也如楚葵暖阳,丹心可昭日月。我以辣糊汤和碧涧羹为天下一流美食,觉得海错山珍莫过如此,家中若来尊客,也当效仿古之野人,洗手烹饪而献之。似可谓之山人献羹。

内容版权声明:内容均来自于网络,如有侵权行为请发送邮件至3530594566@qq.com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